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传奇私服发布网 >

传奇IP的那些故事:最长被告19年,最惨被索赔76亿

2020-06-15 14:03 浏览:

?十余年,数百亿,谁能想到碰瓷也能碰出一个“游戏大厂”。

今年 4 月初,恺英网络(002517,股吧)公告称将终止对九翎的收购。由于后者中了娱美德的招,一年内由盈转亏,可能将面临高达 76 亿元的赔款。

当“娱美德”三个字映入眼帘,关注游戏行业的人多半已经嗅到熟悉的味道。

在过去的十几年间,娱美德在中国市场已经发起了超过 40 起版权纠纷,超过 20 家中国游戏商被牵连其中,30 款以上游戏运营受阻,其间造成的损失与要求赔款金额高达数百亿元。

简单做个盘点,盛趣、蓝沙一众被长年纠缠不胜其扰,最惨的恺英、九翎甚至深陷旋涡之中直接危及公司基本盘。如果把“娱美德案”受害者的故事做一番梳理,无疑便是一部流氓版权商碰瓷发家史,更是一部中国游戏从业者的受难录。

流氓版权商的暴利方法论

在外人眼里,游戏行业似乎总与“暴利”划上等号。但殊不知,游戏人们的血汗换来的收益,实际上却被以碰瓷为生的流氓公司攫取殆尽,而娱美德正是“个中翘楚”。

娱美德真正洞悉了一本万利的本质:劳动成本低,利润率高、利润空间大。

一切的罪恶起源于 2002 年。彼时,作为《MIR2》著作权的共同所有人,娱美德委托亚拓士行使其作为《MIR2》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,和盛趣游戏签署了补充协议。

自此,“保护传奇IP”成为其攫取巨额利润的核心策略。

数据不会说谎,从最开始的合理合法打击盗版要求赔款到如今,“产品授权”已经被娱美德列为了主营业务。在过去两年,此项收入占比均在 60% 以上,全年营收更是分别高达 7.65 亿元和 6.7 亿元,甚至超过了产品储备在 10 款以上的中国中型游戏公司。

换言之,绝大多数游戏人即使没日没夜的开发新游,收益都不及“包租公”娱美德。

如此高效的“商业模式”,背后其实有着一整套打磨成熟的方法论,保证了娱美德仅仅只靠“传奇”单款游戏版权就能收入数亿,基于分阶段、分公司针对性运营的思路,大致分为四部分:

1.合法维权,在中国等市场筛选有传奇元素的产品,起诉要求赔偿;

2.自创独占,推翻另一著作权共同所有者亚拓士的授权合法性,向亚拓士合作方收保护费;

3.以独占为名,出售新授权,收高额授权费;

4.通过仲裁,拖垮小公司,对大公司,则进行产品和投资人信心的双面打击,收取获得赔偿金;

不过寥寥四点,但却在过去 20 年的中国网游发展史里,给不少游戏公司好好上了一课。

盛趣:19年换来“幸免于难”

数据显示,截至 2020 年,被娱美德申请仲裁、碰瓷的正规游戏厂商(实锤换皮山寨的除外)已经超过 5 个,游戏产品超过 10 个。其中不乏世纪华通(002602,股吧)(盛趣)、三七互娱(002555,股吧)、恺英网络等多家实力强劲的上市公司,及如蓝沙信息、九翎、欢游等旗下公司。

而被仲裁知名产品则包括《热血传奇》端手游、《蓝月传奇》《王者传奇》《传奇来了》等。其中,仅《热血传奇》总注册用户就超过 6 亿元,《蓝月传奇》月流水过 20 亿元。

比如,哪怕有中国初代传奇品牌的用户认知度,有“A股游戏王”之称,而后还有世纪华通做后盾的盛趣游戏,都长期深陷“娱美德案”无法脱身,成为了游戏耗时最久的受害者。

早在 2001 年,盛趣游戏就作价 30 万美金买下代理权,做成国内版的《热血传奇》。

产品大获成功的第二年,娱美德就前来骚扰,寻求以著作权共同所有人身份和盛趣随签署补充协议。盛趣由此被迫提高授权金和分成比例,以更多让利支付亚拓士版权费同时,稳住娱美德。

不过,彼时的盛趣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游戏业龙头,骁勇的陈天桥不想总受人制约,这也为后来的“幸免于难”埋下了伏笔。

于是,如日中天的盛趣在 2004 年通过二级市场操作直接拿到了亚拓士 29% 股份,成为亚拓士最大股东,将娱美德逐渐孤立;随后,再与亚拓士联手开始在国内进行授权,打击盗版。世纪华通,三七互娱等一代传奇品牌游戏就此诞生。

在盛趣,世纪华通,恺英网路和三七互娱等一众公司的重金推广、更新之下,传奇IP热度在国内持续了十几年。而在此期间,国内页游市场持续爆发,更迸发出一批诸如《蓝月传奇》《传奇来了》等在内的优质页游。

换句话说,尽管的国内的一众游戏公司的只是“后妈”,但正是在他们的大力栽培之下传奇 IP 才能在十余年的时间里不断焕发生机,而不是与其他一度火热的 IP 一起被扫入故纸堆。

随着手游市场爆发,各路游戏公司开始着手传奇手游的推进。有趣的是,一边是国内强劲的付费力,一边是自身迟迟未能打造出支撑盈利能力的优质产品,娱美德开始动起了歪脑筋。